做我的胯下臣。

要努力生活了。

木小树:

谢谢

小贱文青:

就算只是为了“我”,也请努力地活下去

途中

首写bg,夸我谢谢。


“什么样的爱,埋伏在未来。”


1.


陶桃母胎solo到二十二岁,自己却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确实有一类的女孩子总觉得等待是会有价值的。


按照陶桃的性子,总说一份付出一份收获。


弟弟陶醉总说她太雷厉风行也不怕嫁不出去,她倒也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女孩儿心里总要有个盖世英雄的吧。


2.


其实大学的时候陶桃不是没有过谈恋爱的冲动,对方是音乐社的副社长,吉他钢琴样样拿手,一水儿的肖邦贝多芬各式各样的协奏曲。


这对于自小学习钢琴的陶桃吸引力自然大过那些花里胡哨的礼物和鲜花。


可他们还是没有在一起,外人心里满腹疑问...

温柔(2)

重回更文大业。
上升司马。

6.
说是把他们送到宾馆去休息,但在飞机上补了个觉的孙亦航哪还休息的了,换了身轻便的衣服就拽着林墨偷摸出去。

两个人带着耳机沿着江边往前,头顶明媚的艳阳卷着炽热的风拍打在脸颊上。
林墨有些受不了,拽着他钻进一条小巷,那里有一家在阁楼之上的奶茶店,一楼是书屋。

蓝绿色的装横倒是完美遮去了外边儿的炎热,林墨轻车熟路坐到角落里朝柜台招招手。

“抹茶冰淇淋,奇异果奶昔,再加一个榴莲蛋糕。”

孙亦航有些蒙圈儿,磨磨蹭蹭在他对面坐下,扭过头去朝向柜台。
“那个…草莓奶茶,草莓蛋糕。”
转过身来手搭在桌上盯着他。
“你咋知道这儿?”

林墨正举着手机摆弄着桌上玻璃杯里...

我和你呀。

王源早就忘了自己和王俊凯认识多久了。
似乎很久了,但他们却每天都有不同的新鲜感。
似乎才刚刚认识,可互相了解到像是陪伴走过大半辈子的老两口。
他不是小姑娘,没有一笔一划去仔细的记录他们俩的点点滴滴的习惯。
可好像每一天的经历都在脑海里不时回想起来。
直到几天前地铁口挂的LED变成了夏秋纪念日,他才猛然想起。

哦,我和他,原来认识那么久了啊。

记得刚认识的时候,王源还是个留着板寸的稚嫩小少年,为了自己唱歌的梦想走进了公司的大门。
初见时的他,还不同于现在的意气风发。
那时他还是个小土豆,冷漠到甚至有些疏离的地步,甚至还有着异于同龄人的冷静。

王俊凯,小凯,大哥。
从那时开始,王源的嘴边就总是挂着他的名字。...

温柔(1)

回归更文。
其逸

1.

五年了。
一千八百多个日夜,林墨都一直在给自己找各种借口试图掩盖当年略显青涩的离别。
又或者说,试图抹去自己对那个人的思念。

有时候他也会想,如果当初不那么幼稚,觉得只要不说再见就还是有机会再遇见的话,好好坐下来和敖子逸谈一次,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可是即便这样想,他也知道他不会,又或是不敢,即便是到现在,他都知道他不敢。
因为只要敖子逸开口叫他别走,他就连腿都抬不起来,更别说迈开步子离开。

坐上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心里若是说毫无波动的话,就连他自己也未必相信。

飞机缓缓升空,脚下是这座再熟悉不过的土地,他仰起头闭上眼试图缓和自己的情绪。
他觉得他的脑子里好乱,却...

【吐槽贴】我可能有个假对象(2)

好的我来打脸,说好的两天一更

立下的flag差点抽肿了我的肥脸

还是很短小 没办法

笑着活下去


[依然是只看楼主]


49L 柠檬章鱼烧

其实我进去之前一点也不觉得我会害怕

我开始无所畏惧的样子像个极其自负的资本家(???)

我只是不是很懂为什么那个女鬼姐姐要躲在衣柜里 我一脸生无可恋踏马害怕的要飙高音Do you know?

然后我也不是很清楚问什么鬼屋还要做算数题 mmp出一元一次方程是看不起我?

嗯要不是我西柚就蠢死了


不过 当时他全程牵着我 我怕的要死要活的他开口了 “你现在不会连我都不相信了吧” ...

1 / 4

© Eating. | Powered by LOFTER